微信精选

康恩贝营收净利双降 直销业务低调转型

2019-09-17 13:17

资料来源:Times Finance

最近,康恩贝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恩”)披露了半年度报告。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6.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09%,净利润3.9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9.54%。

说到康巴,很多人的心思都会闪现“康贝牌肠炎片,而不仅仅是简单的腹泻”的口号。用于治疗腹泻的产品在电视屏幕上已经广为人知。然而,去年收入和净利润创历史新高的康恩贝极度疲软,其表现难以掩饰。

业绩增长显示疲劳迹象

这是Conba自2004年上市以来半年来最差的增长率。

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下降幅度大于营业收入的下降幅度。康恩贝表示,公司的净利润在上半年显着下降。同比分析主要是由于财务费用的增加,证券投资的回报以及嘉禾生物科技股权法的投资收益减少所致。这三个因素共同导致净利润减少1.02亿元。

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09%。该公司表示,主要原因是2017年上半年收入基数较低,一些大品牌大型工程品种的快速增长以及2018年初该国流感发病率较高。较高基数的影响导致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略有下降。

在披露中期报告的同时,康恩贝也明显调整了公司的领导地位,并取代了四位高管。实际控制人胡继强再次当选总裁一职,胡继强再次提名王汝伟,徐建红,徐春玲为公司副总裁,袁振贤为公司财务总监。与此同时,前任总裁王汝伟,副总裁兼财务总监陈跃忠和副总裁黄海波被取代。康恩贝解释说,这种人员调整是为了适应公司需要进一步加快整合,加强管理和未来发展。

再营销灯光开发

“Connbe的业绩下滑与'再营销,轻度研发'的概念有一定关系。”北京鼎辰医疗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施立辰告诉时代财经,“虽然公司声称投资研发,但康恩贝在仿制药,中药,生物制药等方面没有任何产出。 “

时间财经发现,康恩贝的几个核心产品,如“肠炎宁”,“钱立康”,“天宝宁”和“珍石明”等产品也已经销售多年,但很难稍后再看。

作为一家以现代中药和植物药为基础,以化学药品为基础的公司,它集医药研究,生产和销售于一体。 2015年之前,康恩贝以制药业为主营业务。从过去几年的数据中不难发现,在业务流程中,广告一直是康恩贝营销的重要手段。

数据显示,康恩贝2017 - 2018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2.84亿元和34.22亿元;研发费用分别为1.51亿元和1.83亿元,仅占收入的2.85%和2.7%。今年上半年,康恩贝投入研发资金约9000万元,仅占2.48%,而同期销售费用则高达18.63亿元,是研发费用的近21倍。

“很多企业出现销售费用投入过高的问题主要是基于在产品营销方面存在一个误区。”史立臣解释到,“企业在面对产品销量下降时,并不是归结于企业产品结构的问题,而是认为在营销层面的投入力度不够,他们仍认为营销对产品销量增长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其实早已不然。”

他还指出,“产品销售业绩下降是由于原有的产品结构竞争力下降,企业想单纯靠营销来拉动销售增长只怕没那么容易。”

频繁转型试水

近两年来,康恩贝高调的转型动作可谓赚了不少眼球,进军“互联网+” 、 大品牌大种类工程、开展生物制药、布局产业大麻……,热门是蹭了不少,但仍难掩业绩上的增长乏力。

时代财经发现,在生物药领域,康恩贝去年累计斥资9.53亿元收购嘉和生物约25%的股权。但因该公司目前正在推动境外上市重组,且尚未实现盈利,这导致康恩贝今年上半年损失了2538万元的股权投资,成为拖累公司业绩的重要因素之一。为加快布局互联网药品零售业务,康恩贝还在今年4月底,以9760万元收购浙江康恩贝健康科技有限公司80%的股权。

此外,今年上半年,康恩贝更是专门设立了工业大麻事业部,先后累计出资1.2亿元收购和增资云南云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并和控股股东共建合资公司,意图布局工业大麻全产业链。需要注意的是,康恩贝旗下有关公司亦未取得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且上半年云南云杏公司净利润亏损290万元,工业大麻业务尚未实现盈利。

“康恩贝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对自己的发展方向没有明确的定位,发展追求热点对医药行业是行不通的。”史立臣直言 “目前来看,康恩贝除了在现代中药与植物药业务的布局有成效,在生物制药、医药电商、工业大麻等新方向上都没有明显的实际成果,甚至因为在新项目上前期投入较大,很多资金都打水漂了。”

脱离母公司,直销业务低调转型

相比康恩贝母公司在新赛道转型上的频繁试水,其旗下子公司浙江康恩贝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却在直销业务的转型上异常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