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精选

营收净利下滑违规出借资金 股东申请司法重整会稽山陷危情时刻

2019-09-17 13:26

收入下降5.18%,净利润下降20.06%,回购仅完成5.29%,控股股东非法占用人民币9500万元,应收账款增加2.94%,库存增加12.51%,对快捷山的压力明显破解

2018年国内115家黄酒生产企业的总收入为167.5亿元。听起来这个数字并不小。但如果你做比较,恐怕结果是惊人的。

今年第一季度,五粮液实现收入175.9亿元,贵州茅台实现收入216.44亿元——元。这意味着全年黄酒产业不如五粮液和贵州茅台一样好。一季!

黄酒市场在比较后受到严重影响,今年仍在加剧。在白酒特别是高端白酒价格上涨后,供应仍然供不应求。黄酒价格仍然偏弱,但整体需求依然疲弱。《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快捷山绍兴葡萄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捷山,股票代码601579),已在黄酒市场深耕多年,收入来自黄酒业务,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半年报显示,回归山2019年实现收入5.54亿元,同比下降5.18%,实现净利润6,744万元,同比下降20.06 %。在此前的2018年,快捷山收入和净利润收入分别下降7.36%,2.26%。

表现处于低迷状态,对于快捷山来说,需要更多资金来提供支持。但今年,公司控股股东深陷债务危机,非法占用了快捷山基金;此外,控股股东申请司法重组也可能给快速山带来不稳定控制的风险。

自2019年以来汇集山股价走势

209_5081364_e59d26d4abc3fb9d2976ecb1e7341d62.png

数据来源:风信息

回购仅完成5.29%

数据显示,惠济山主要从事黄酒的生产,销售和研发。主要产品有惠济山,水乡民族彩,迪居堂,西塘,五羊毛,唐宋等着名的黄酒系列,占营业总收入的97.47%。

中期报告数据显示,汇吉山自去年以来继续表现下滑。上半年实现收入5.54亿元,同比下降5.18%;净利润为人民币6,744万元,同比下降20.06%。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司净利润下降的背景下,快捷山的应收账款和库存增加,经营压力明显。截至6月底,汇集山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1.92亿元,同比增长2.94%,计提坏账准备1,723万元;存货账面价值11.83亿元,同比增长12.51%,计提减价准备173万元。

随着业务收入下降,应收账款和库存增加。为什么?这合理吗?应收账款和库存的周转率是多少?是否存在坏账风险和资金周转风险?有什么对策?产品是否滞销?库存折旧准备金是否足够?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在9月10日发布的年中调查函中,上海证券交易所提出了有关应急账款和库吉山库存的上述问题。

汇吉山目前的业务和财务状况显然也包括公司回购的缓慢进展,这也引起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关注。

辉吉山于3月13日宣布,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3月13日至9月12日)回购该公司的股份,回购总额为1.5亿至3亿。在人民币之间,回购股票的价格不超过每股人民币13.65元(含)。

但是9月3日的回购进展公告显示,截至8月31日,回购期即将到期,汇集山回购916,010股,成交价格为8.57元至8.79元,累计还款金额为7,925,600 。元,只完成了回购下限的5.29%(1.5亿元人民币)。随后,在9月6日晚的公告中,汇集山将回购期延长至2020年3月12日。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指出,自3月13日以来,快吉山的股价已基本低于10元,而在5月之后,其进一步回落至8-9元区间。股价远低于回购协议13.65元,

为什么稷山未能在原定截止日期内完成回购计划?目前,回购进度仅低于5.29%。回购期间是否可以完成回购?

控股股东多次使用资金进行违规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从本书的角度来看,上半年汇集山的市值为1.78亿元,虽然比去年的5.9亿元大幅减少,但仅比较回购从图书资料中完成792.56万元。它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如果进一步梳理今年以来会稽山控股股东多次违规占用非经营性资金的动态,或许就能找到回购进展缓慢的背后原因。

资料显示,会稽山实际控制人为金良顺,第一大股东为控股股东精功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精功集团),持有公司股权比例为31.97%。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9月7日会稽山披露的《关于控股股东拟进行司法重整的公告》称,全资子公司唐宋酒业分别于1月2日、1月3日、1月25日向杭州永仁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永仁实业)提供借款0.30亿元、0.15亿元和0.50亿元,累计借款为0.95亿元。而永仁实业将这0.95亿元借款资金拆借给了精功集团。

尽管截止2019年3月29日,会稽山已全额收回上述拆借款本金,但上述资金拆借,已构成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情形。

正因为此,9月6日,浙江证监局向精功集团及金良顺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