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精选

托运同一自行车去程免费回程收两千元 乘客诉航空公司被驳回

2019-09-23 23:10

同一家航空公司,同一辆自行车在您去那里时不收取运费,但在返回时您必须付款,这是否合理?

自行车骑手李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在从上海到日本札幌的出境航班上,李先生和三名骑手的“折叠车”不收取运费,而在返程航班上,工作人员说,他们的自行车超过了免费托运行李的重量。需交纳超重行李费8000元以上。

此后,李先生将航空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航空公司退还其8,000多元的货款,并赔偿其精神损害等。近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就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一案结案,驳回了李先生的请愿书。

209_5086328_5c67ef0b9b8425457acb3d423b4448f9.jpg

试用站点。本文中的图片均由上海第一中学提供。

现年58岁的李先生是一位自行车运动爱好者,拥有10多年的骑行经验。他的赛道范围从中国的青海和海南到国外的法国和瑞士。对于像李先生这样的自行车运动爱好者来说,以自己的车来完成整个旅程是很自豪的。即使道路很远,汽车也经常被检入。

但是托运使他不高兴。

去年9月,李先生和三个“骑马的朋友”前往日本北海道的北海道,并请朋友购买四张从上海飞往札幌的往返机票。出发当天,李先生和他的四个人去机场,打包并打包了四辆随行自行车,以办理行李托运服务。当时,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没有向李先生收取超重行李费。

十天后,李先生完成了旅程,从日本札幌返回上海。航空公司在办理登机手续时说,他们的自行车超出了免费托运行李的数量,并要求他们支付相关的超重行李费,总计超过8000元。李先生与航空公司工作人员进行了谈判,但未能用信用卡支付这四辆车的行李费。

李先生返回中国后,认为同一家航空公司,同一辆自行车在旅途中没有收取运费,但他回国时必须付款,这是不合理的。因此,他将航空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航空公司退还他所支付的8,000多元人民币并赔偿精神损失。

审判结束后,一审法院认为该航空公司已经履行了提供免费托运行李的合理义务,李先生应遵守有关规定。但是,由于航空公司的疏忽,国内外经营规模存在矛盾,损害了李先生的信赖利益,应分担李先生所支付的行李费。因此,判决航空公司退还李先生4000多元。

该航空公司拒绝接受上诉,并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该航空公司建议应了解李先生运送长行李的费用。支付的超重行李是合同对价的一部分,航空公司无需分担相关费用。对于旅行不收费的情况,航空公司表示这是由于工作人员的失误造成的。李先生说,他没有意识到免费行李限额的限制,而且航空公司的两项不同收费正在损害他的利益。

经调查,该航空公司超出其官方网站《国际旅客须知》的行李费条款:行李的三边之和大于203厘米,重量在23公斤范围内,并且托运行李行李费为人民币2,000元/件。当时,李先生携带的自行车外包装的三边之和已大大超过203厘米。

209_5086328_4cc8333213406ff11f8f8786e21545a8.jpg

超重行李费

航空公司从李先生处收取回程行李费是否有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首先,免费送货和超重行李费条款的效力。鉴于航空运输合同的特殊性,航空公司根据行业惯例开辟了各种查询渠道,例如官方网站和电话,并在机票上清楚地注明。旅客也可以通过上述渠道获得相关信息。合理的义务。同时,行李托运费是旅客出行的基本问题。李先生是一位骑自行车的爱好者,曾多次检查过自行车并出国了,他说没有理由说航空公司没有遵守上述条款。因此,尽管以上术语是格式条款,但依法有效。

第二,航空公司行为的不一致。航空公司由于工作人员更替而未能收取行李额,是对其权利的纪律处分。它不会客观地损害乘客的权益;旅客在装箱和托运明显较大的超大行李时,应支付预期的行李费。被告的论点是,航空公司不应该收取往返航班费用,就不应收取往返费用,这不足以证明其拒绝履行合同义务的合理性。

那么,航空公司是否会损害李先生的信赖利益,并需要分担李先生的超重行李费?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信赖利益是一方由于对方不诚实的行为遭受的损失;当合同成立或可以履行时,双方的利益可以通过合同的实际履行来实现。信赖要求观察方是主观的,完全没有过错。损失是由信任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