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精选

曲晓光:“互联网+”时代禁毒预防教育的探路者

2018-01-08 13:37

你认识毒品吗?毒品离你有多远?染上毒瘾后能彻底戒掉吗?近日,一本“互联网+”禁毒的科普类书籍——《你不能不知道的那些事:禁毒百问百答》正式出版。

“这本书截取生活中的真实案例,以案例讲毒品知识、讲法律知识,把散落在网络上的碎片化的禁毒知识通过系统的方式传输出去。”该书主编、禁毒教育专家曲晓光说,通过问答、案例这种浅显易懂的方式让大众获得权威、标准的问题答案。

对于禁毒预防教育这项事业,曲晓光笑称,十多年来,他一直摸着石头过河,像一个探路者。图为曲晓光与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研究戒毒课题。受访供图千龙网发

对于禁毒预防教育这项事业,曲晓光笑称,十多年来,他一直摸着石头过河,像一个探路者。图为曲晓光(图中)与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研究戒毒课题。受访者供图 千龙网发

当下,多数人对毒品的认知还存在一定的误区,而且随着时代环境的变化,毒品不断的更新换代,毒品已经不再是个别社会边缘群体才会沾染,天之骄子的大学生、外表光鲜的都市白领都已经成为涉毒重点人群。涉毒场地也从酒吧、KTV等公共娱乐场所转到私人住所。

曲晓光介绍,毒品的分类方法有很多,一般根据毒品流行的时间顺序,把毒品分为传统毒品与新型毒品。通常意义上的传统毒品包括鸦片、海洛因、大麻等。而新型毒品(也可称为合成毒品)则包括冰毒、摇头丸、K粉等。当下还出现了第三代毒品,即新精神活性物质。

据悉,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吸毒者,在同时使用两种以上的毒品或尝试新精神活性物质。

2017年北京网信办等单位发布的《毒品易感人群搜索大数据分析报告》显示,当下吸毒低龄化、娱乐化趋势明显,隐蔽化、普遍化、群体化突出,并且大学生吸毒现象增加、网络吸贩毒也增加迅速。

在高压的打击态势下,为何毒品泛滥?

曲晓光解释,“网络时代,毒品交易更加便捷,而且新型毒品(合成毒品)的制作成本相对低廉,吸食也方便,外加人们对新型毒品(合成毒品)缺乏一定的认知,这些都是它泛滥的原因。”

据悉,近年来,我国涉毒案件与互联网关系越来越紧密,部分人利用网上视频聊天室集体在线吸食冰毒。2011年“8.31”全国特大网络吸贩毒案,查获涉毒违法犯罪嫌疑人12125人,共涉及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缴获毒品308.3公斤。

互联网成了毒品藏身地、助推器。曲晓光说,“当下毒品犯罪增加迅速,特别是利用互联网吸毒贩毒快速蔓延。境内外不法分子利用互联网进行贩毒活动极剧增多,通过网上发布、订购、销售毒品和制毒原料,通过物流、寄递、国际邮件等渠道进行走私贩运,利用网络交易平台支付,加速了贩毒活动扩散蔓延,极大增加了贩毒活动的隐蔽性和发现查处难度。

网络为吸贩毒提供了便利,但互联网也可以成为禁毒宣传教育的主阵地,成为毒品违法犯罪分子的终结站,为禁毒工作服务。

目前,中国禁毒数字展览馆已成为国家禁毒办对全国各地禁毒预防教育考核的重要参数之一。图为中国禁毒数字展览馆。受访者供图 千龙网发

近年来,曲晓光牵头建立了国内首家禁毒视频网站626TV、禁毒资料数据库,受国家禁毒办的委托主持设计中国禁毒数字展览馆。据悉,截止2017年12月20日,数字展览馆参观人数达1.22亿,目前,中国禁毒数字展览馆已成为国家禁毒办对全国各地禁毒预防教育考核的重要参数之一。

用大数据来引领禁毒预防教育。曲晓光认为,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建立“禁毒知道网络平台”将大数据转化成为服务社会的内容,加强民众对毒品的理性认知,提升全民禁毒意识,降低涉毒风险,传播正能量,这正是网络对禁毒工作的最直接贡献,也是互联网+禁毒行动的具体展现,同时,可减少拍脑门决策和想当然的教育方式,从内容和需求出发,判断趋势,用数字化的信息工作平台服务禁毒预防教育。

“以前,一提到禁毒教育,大家都会想到挂条幅、贴海报、发传单、办讲座。现在,还有些人更热忠于高科技电子产品,生拉硬套展示禁毒成果,我们并不反对让禁毒插上科技的翅膀,但不能忽视禁毒教育的内容和人才的培养,一个没有内容的禁毒教育再用什么高科技手段包装都是苍白无力的。实践中发现,目前许多禁毒教育的做法之所以不理想,效果不佳,没有人参与,其根本原因在于太过被动,组织者往往只是让参与者看一眼海报、听一场讲座培训或组织场活动就拜拜了,事后很难给人留下印象。”曲晓光说,“针对这种情况,近年摸索主动参与式的禁毒教育方法,即把本身属于涉毒高危人群的人,培养成禁毒志愿者,让他们主动从事禁毒宣传教育工作,影响身边人。也就是说,把禁毒志愿者作为‘种子’,让他们既能抵御自身免受毒品的侵蚀,也能创造出优质的禁毒文化作品,动员更多的人参与禁毒事业,在禁毒工作中找到快乐和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