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精选

阿里腾讯各占 8%,信联的大锅饭没那么好吃

2018-01-08 15:40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关于信联的筹建,一个完全以商业组织为班底的公共服务机构在竞争激烈、各怀心思的商业社会里想保证它纯粹的公立性,显然还缺乏足够的约束力。去年6月份,我通过《个人征信业务亟待规范,呼唤"国家队"入场》这篇文章所表达的正是对当时信联缺乏主导而可能流于形式的担忧。

  近日,央行受理"百行征信"的消息放出后,互金协会持股36%的股权结构明确了政府主导地位的角色,这实属意料之中。而整个机构参与者中,没有银行、运营商等大数据国家队的身影,各参与机构不分实力和贡献各占8%的大锅饭股份比例,不免又让众多局外人浮想联翩。

  这样的"信联"架构向我们释放出了两个信息:

  1.这是一个为了通过审批、各方妥协的过渡性架构,大家看重的是"船票"和未来在大数据应用中的行业话语权;

  2. "信联"所涉及的服务将会限定在互联网金融服务的结果类信用数据领域,外界对信联抱有的期望过高。

  襁褓中的"信联",会弱化背书效应

  与网联、银联有所不同,申报中的百行征信民营色彩浓厚,9个股东中除了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之外,其他全部是民营企业,没有国家队的身影。

  而中国互金协会本身也是2015年才成立的国家级行业自律组织,主要从国家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方面对协会内企业的经营行为进行约束和引导,目前暂未涉及跨企业跨区域业务互动机制、企业间业务结算服务、跨平台数据互联服务等行业底层通道服务工作,其未来在"信联"中的角色更像是裁判员和游戏规则的监督者。

  而对于其他几个商业股东而言,情况似乎比较微妙。芝麻信用和腾讯信用所掌握的大数据规模、丰富的数据维度和覆盖的人群范围可以说是巨鳄般的存在。深圳前海征信作为平安保险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同样代表着银行业全金融牌照业务下的精准金融信用数据源。而中智诚征信、鹏元征信、考拉征信等各个细分领域的传统征信公司代表与上述三家公司相比差了不止一个段位,但在信联中却拥有同样的话语权。

  按照商业社会的原则,同样的权利背后对应的是同样的义务,体量大、能力强,数据多并不意味着必须要付出更多,成为通道的主要建设者与贡献者。

  按照目前参与的八家商业实体股份均分的节奏,这意味着信联未来的信用数据撮合与信用服务会聚焦在"过去式",即互金领域用户已发生的金融交易记录数据的撮合和汇集上,并不会要求各个业务方实施同步用户更多的生活场景数据,也不会让阿里、腾讯等大数据方成为喂养其他合作伙伴的"血牛"。

  从信联内部结构来看,没有一个纯正的国家队加入,没有金融机构参与,也没有运营商等数据通道方,这也侧面反映了信联在未来社会大信用体系中的补充作用,将更加侧重于面向互金B端行业服务,做好互金行业大数据征信体系的管道,而不太可能面对C端市场提供个人信用凭证服务。

  作为一个预期以商业化运作为主,并以提供基础服务为目标的行业组织,信联目前的代表性还不足够充分,互联网企业数目众多,每一个类型的企业代表一类生活场景的数据积累。三巨头里百度缺席,京东、360等众多二线外围企业也未能入局。还有很多强势的生活场景数据方如携程、途牛等,自身不主营金融业务也没有太多参与信联体系建设的推动力。

  信联以目前这样的架构来进行申请,背后更多的动机可能是简化利益格局,并充分考虑代表性,先解决有和无的问题。在这个相对漫长的不断完善的过程中,信联不会像行业所期待的强化官方背景来终结行业乱象,也不会将盈利模式建立在机构业务背书上,没有国家队那就会更多依靠市场的手段来为这个行业逐步建立秩序。

  "信联"没有天网的基因

  无论是行业内还是行业外,大家对于"信联"的期望都很高。认为信联应该是各类互金大数据公司数据库的直联,至少也是在约定时间内让参与的大数据公司将数据源按照公有标准要求的维度定期汇总到信联的行业数据库当中,作为公共通道资源配合互金行业相关业务的调取与撮合。

  从信联现有的架构来看,现实似乎要骨感的多。没有国家队,没有银行、没有通信运营商等关键角色,互金协会也不像人民银行一样具备系统管理整个金融行业运营的技术、政策与专业能力。这决定了信联不会上升为"国家"通道,也不会去承担太多社会公共职能,而是在协会的带领和牵引下由商业实体高效运作,贴近市场服务的行业性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