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精选

李旻:需进一步理清用户与平台的法律关系

2018-01-09 09:47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摘要:日前,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在接受《新快报》记者就“支付宝年度账单隐私安全”采访时认为,支付宝年度账单默认勾选协议这类现象的发生不是偶然。从用户服务协议的签订是否在醒目位置明示、协议内容是否合法合规等要素看,电商立法势在必行,以进一步完善平台条款的合法性,理清用户与平台的法律关系。

李旻:需进一步理清用户与平台的法律关系

  以下为该报道原文全文:《手机APP会随时监听用户?安全专家称用户“想太多”》

  日前,江苏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以百度公司的两款手机APP产品“在未取得用户同意的情况下,获取诸如监听电话、定位、读取短彩信等各种权限,涉嫌违法获取消费者个人信息”为由,向百度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这一消息又被部分群众和媒体视为“互联网公司正密切监听用户以搜集大数据做商业推广”的重点怀疑对象。

  不过,被怀疑的互联网公司已经明确否认自己有这样能力或企图,安全专家也劝谕用户,切勿听信这类传言,互联网公司没这个能力。

  互联网巨头们都干了啥?

  事情始于去年7月,江苏省消保委曾对一批热门手机APP进行用户个人信息安全调查,其中“手机百度”“百度浏览器”两款APP,“在消费者安装前,未告知其所获取的各种权限及目的;在未取得用户同意的情况下,获取诸如监听电话、定位、读取短彩信、读取联系人、修改系统设置等各种权限”。消保委向百度公司发出调查函后,多次催促回复未果,决定对百度提起民事诉讼。

  百度公关部人士昨日回复新快报记者查询时表示,已从媒体报道里知悉该诉讼。过去数月里,已经和江苏省消保委就手机应用产品的隐私保护和用户权限管理机制问题进行了多轮沟通、说明和澄清,目前也仍在积极沟通之中。

  对于媒体报道里提及的“监听电话”,该人士强调说,这是媒体对技术了解不多所致,“实际上只是取得了麦克风使用权限,主要用于手机百度的语音搜索,地图的语音导航等用途。这和监听电话是两回事。安卓、苹果系统不可能提供这样的接口或权限,百度的手机应用没有能力、也从来不会申请这一权限。”而且,即使是麦克风的使用权限,也会首先弹窗提示用户是否授权以获得相应服务,用户授权使用后也随时可以自主选择关闭。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等之上反应,“家属下班进门问做了什么饭,我回答了以后,一翻手机,立马就出现今日头条推荐的做饭信息,想想都恐怖!难道对话被窃听了?”头条昨日发布声明称,“除非用户明确点击授权,否则无论哪种手机机型,今日头条都无法获得麦克风权限,无法收到用户任何语音信号”。同时,其还表示,“从技术角度看,目前声音信息技术的处理,也远达不到通过麦克风获取个人隐私的水平”。

  微信则是在被吉利董事长李书福一则“马化腾肯定天天在看我们的微信”言论引发轩然大波后,对外解释说,“微信不留存任何用户的聊天记录,聊天内容只存储在用户的手机、电脑等终端设备上;微信也不会将用户的任何聊天内容用于大数据分析。”

  到底谁在偷窥我们的隐私?

  猎豹公司知名安全专家李铁军昨日对记者表示,“手机监听技术,互联网公司没这个能力,有也不会用在个别网民身上。不值得啊,这监控成本得多高啊。”

  如果说到部分搜索结果页能拿到访客手机号等个人资料的话,李铁军认为倒是不难实现,但这是黑产干的事,“这个锅不应该由百度来背”。

  去年,有北京网友在上网时无意间发现一个网站提供抓取用户手机号的服务,向警方举报后,在百度安全技术团队的技术支持和协助下,对网站进行溯源研究,最终揭破一条盗取个人信息和财产账号用于非法牟利的新型三级黑色产业链。其具体操作流程是:一些三级网站会从二级代理手中按月或按年购买服务,将“手机访客营销平台”提供的恶意代码嵌入到网页中。当用户点击网页时,他们就可以在后台账户上看到用户的手机号、手机型号、搜索关键词等各种信息,并雇佣客服进行电话营销,从而让众多网民不得不承受这些骚扰。

  截至去年9月25日,警方已经初步查获了26家涉案网站和100多万条信息,33名犯罪嫌疑人被批捕。

  觉得正在被偷窥,怎么办?

  对于近日不少用户都反应自己“遭遇了类似情况”,不由得十分担心。李铁军表示,用户首先是别想太多了,互联网公司确实没有这个能力。

  如果还是不放心的话,李铁军建议到手机的系统权限设置里把所有需要用到麦克风的应用都过滤一遍,决定哪些不再授权权限。

  李铁军建议,对系统不熟悉的小白用户,可以通过安装主流的手机安全软件来实现,手机权限管理正是这些安全软件的主要功能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