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精选

周鸿祎:我觉得我没必要那么傻 帮巨头完善自我

2018-01-10 11:38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12月29日下午2点38分,周鸿祎微博晒出与360团队在证监会门口的合影。360借壳江南嘉捷过会,成功回归A股,1月2日正式复牌,开盘15分钟即封涨停。1月3日再次涨停,周鸿祎的身价随之飙升至880亿元,超越刘强东并逼近李彦宏。

  这让11月出版的“颠覆者:周鸿祎自传”的书名看来更像是一种预言。不过,周鸿祎的颠覆方式已经与以往不同:“嘴上不说硬话,不说挑战的话,不代表就不做挑战的事情,还是要看行动。”

  最近,“我有嘉宾”首席观察员吴婷采访了周鸿祎。这期节目的对话,挖出了他在与公众阔别这两年所经历的事和发生的转变,也聊出了周鸿祎对早年经历事件的看法。

  “我没必要那么傻,帮巨头完善自我”

  坐在“我有嘉宾”的镜头前,周鸿祎上身还是一件标志性的长袖红色POLO杉,他毫不掩饰被病毒性角膜炎困扰的烦躁,还拿镇痛用的冰敷眼罩,给自己弄了个海盗造型,逗笑了大家。而聊到“人民想念周鸿祎”时,他说:“他其实只是借我的名字来消费我”,他很清醒也直截了当。

  他的随性自我和直言不讳果然还在。

  但聊的越多,就发现他还是跟以往不同了。

  “这两年,我觉得我自己嘴太贱了,说的太多,搞得把本来没什么实质性矛盾的人也得罪了,对企业未来的发展不好。要管住自己的嘴,别为了讨嘴上的便宜去得罪人。”

  “我出来批评巨头,我在历史中不知觉的地扮演了推动者,但推动的这个方向并不一定对我是好的。至少我觉得我没必要那么傻,帮巨头完善自我。”

  “这是自我修炼的一个要求。少说多思考也不是坏事儿。”

  放在以前,这么儒系的想法根本不可能从周鸿祎嘴巴里说出来。在他频繁“刷屏”的1998年到2015年,外界看到的他可是彻彻底底的道系做派,各种“战斗”几乎没有间断过。

  2001年、2003年,他创办的中文搜索3721跟CNNIC、百度闹到法院。

  2006年,360跟雅虎中国互相提起诉讼。

  2008年7月,因宣布360杀毒永远免费,成为网络安全领域的公敌。随后引发了2009年和2010年360与瑞星杀毒的“后门疑云”、与金山安全的“口水战”,成为当年软件业界最重大的事件之一。

  而最终让周鸿祎一战成名的,是2010年9月开始的“3Q大战”。这场因竞品之争引发的长达4年的互联网世纪大战,不仅最终走上了诉讼之路,还惊动了政府的行业监管机构出面调停。

  正当周鸿祎为“3Q大战”焦头烂额之时,2012年,与百度围绕搜索而生的“3B大战”也开始了,同年还发生了“方舟子隐私质疑事件”及百度与360的名誉权纷争。

  对比这些“战斗”,就会发现,当时周鸿祎的对手基本上都比他强大很多。

  周鸿祎在“颠覆者:周鸿祎自传”中回忆到:“2010年,腾讯已经成长为中国互联网界一家罕见的‘全业务公司’。做互联网的人,一定会遇到三个无法回避的问题:生、死、腾讯。腾讯就像一个天花板,你怎么长都要碰上它。腾讯在保持着无法被超越的优势的同时,也是令任何一家互联网企业提起都无法不心惊胆寒的巨兽。(当时)360安全卫士的装机量已经过亿,但我高兴不起来,(当时)360公司的规模以及用户数量都无法和腾讯相提并论。”

  但即使如此,在2010年中秋节,当知道腾讯发布与“360安全卫士”功能极其相似的“QQ电脑管家”,并表露出想要吃下网络安全这块蛋糕的野心的时候,周鸿祎还是条件反射地选择了还击,这也成为“3Q大战”的导火索。

  反观今天,已经很难再有人像周鸿祎一样,愿意做这种鸡蛋碰石头式的绝地反击。“人民想念周鸿祎”,很大程度上想念的是他孤注一掷的胆量,以及感叹他向死而生的谋略和幸运。

  在周鸿祎看来,“战斗”,是在当时的环境下让公司生存下去的最好选择。“很多人以为这所有的战斗都是我精心策划的,但你见过谁的创业简简单单就成功的。”面对“我有嘉宾”的镜头,周鸿祎说出了自己意识到的险恶的外界猜测。这种猜测的存在是难免的,因为这些“战斗”有些即使在法律层面上是失败的,却都让周鸿祎的公司获得了业绩上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