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精选

共享单车消费者被吸走超10亿元 中消协呼吁建章立制

2018-01-10 16:36

ong>  ong>共享单车倒闭潮重击之下衍生的两大社会问题———散落在全国各地的数百万人要“跨地域”才可以讨公道,以及押金预付费难以退回,这两个问题都共同指向一个关键词———“共享经济”。

  互联网背景下,遇到“共享经济”引发的维权问题应该怎么办?

  散落在全国的消费者如何追回自身权益?广东省消费者协会的“全国第一宗共享单车公益诉讼”也许是可选答案之一。单宗押金额度不大,而一旦聚集起来超过10亿元的共享单车难退的押金有无可能回到消费者手里?中国消费者协会直接向公安机关举报酷骑单车涉刑也许能至少帮部分消费者追回失款。

本期,我们围绕共享单车衍生的押金预付款难退的相关问题,采访了中国消费者协会和相关法律人,以期透过社会组织的视角提出对规范共享单车乱象的建议。

今日,广州市“两会”召开首日,我们期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读者一起来关注这个话题,并在会议期间提出有力建言。

  预付费“走佬”不是新鲜事

  已经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一个核心的商业模式是:通过消费者预先交押金和预付费,将这部分钱放入现金流,从而不断滚动扩大企业经营范围。这种使用消费者“预支”的钱来“滚动壮大”商业的手法,一点都不新鲜。

  比如2015年的一条新闻,号称要做水果生鲜领域“阿里巴巴”的连锁品牌“水果营行”一夜倒闭,仅仅上海就有10个店倒闭,一个店的充值金额超过10万元,而吸引市民愿意掏钱的是类似“充2000送2400”这样的巨额返利。

  中国消费者协会法律与理论研究部主任陈剑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中消协一直都有关注预付费给消费者带来的负面问题,2015年的时候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过7个调查组开展消法执法检查,各地反映集中的问题就有预付式消费的问题,在执法检查报告中曾提出推动预付费的相关立法。

1515552502(1).png

2017年8月,广州冼村正在进行城中村改造,大量共享单车被堆放在村内的大街小巷或是废弃旧屋里。

  据悉,对预付费的管理,江苏、浙江等地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都有相关规定,商务部有专门针对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的管理办法,而中国人民银行也有针对多用途预付卡的管理规定,但国家层面没有专门针对预付费的顶层法律法规。

  共享单车的押金和预付款被卷走,与传统的预付费被卷,其中一个重要差别是,前者由于具有先天的互联网基因,跨地域性更强,加上资金即时到账的特点,影响面更广更深。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教授张严方认为,目前预付费问题缺乏有效规制。“《电子商务法》完全可以将预付费问题纳入其中”,她建议,电子商务法可从保障消费者财产安全的角度考虑增加对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关于预付式收费行为的规制。张严方解释说,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对预收资金进行存管,确定商业银行账户作为资金存管账户,与存管银行签订资金存管协议,存管资金占预收资金的一定比例,经营者为主营业务发展可申请支取存管资金,如果消费者要求提供预收资金存管相关信息,经营者不可以拒绝。

微信图片_20180110114404.jpg

“禁止停放共享单车”的告示旁,每天依然停满共享单车。

  建议对押金、预付费采用不同管理制度

  中消协对共享单车为消费者带来的利益损害,去年至今可谓“死磕到底”。陈剑接受南都采访时说,中消协之所以将酷骑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举报其涉嫌刑事犯罪,除了它对消费者的利益造成巨大损害外,中消协一直希望通过约谈、发公开信给酷骑公司进行沟通,企业却音讯全无。

  去年12月下旬,中消协在其官网发出一份《关于对共享单车等电子商务经营者收取押金、预付费的立法规制建议》(下文简称《建议》)。这份详细的《建议》提到两个让人惊悚的数字———连环倒闭的多个共享单车品牌已吸走了消费者超过10亿元的押金和预付费,而约租车平台“易到约车”收取使用者的预付费更达60亿元。“在这些案例中,企业关注点不是服务创新,而是获得投资资金,用别人的钱来做自己的生意,以此转移经营风险,这不是互联网经济应当倡导的,”陈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