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精选

湖南:百强企业卸磨杀驴,职业病工伤患者黄耀锋七年维权无果!!

2018-12-15 22:15

  黄耀锋,湖南常德市桃源县人,现年48岁,一个热心公益、正值壮年、孔武有力的男子,自2011年2月6日,被百强企业湖南晟通集团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晟通)以高福利、高工资为诱饵,招为电解槽上部机械维修工。短短一年,高温、粉尘、强磁场、噪声、和高浓度氟化氢等严重危害身体的工作环境,致其氟中毒,瘫痪在床。

  2014年12月6日新京报就晟通集团环境污染问题进行了专题报道,详见《回不去的家园》,该文以黄耀锋等人为案例进行了例证,然《新京报》报道过去了4年,黄耀锋患病了7年,用人单位晟通、用工单位创元拒不履责,相反利用其强大的公司背景和人脉资源,设置重重障碍,企图逃避法定责任,致使其欲告无路、上诉无门,其亲人虽多方奔走呼号,历尽九九八一难,其合法诉求至今未到合法妥善处理,苦不堪言的亲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其在疼痛和折磨中慢慢等待死神的降临!!
  

湖南:百强企业卸磨杀驴,职业病工伤患者黄耀锋七年维权无果!!


  进厂(湖南晟通科技集团创元铝业)前的黄耀锋,身心健康,无偿献血每次400毫升。
  

湖南:百强企业卸磨杀驴,职业病工伤患者黄耀锋七年维权无果!!



  被欺骗招进晟通集团成为电解槽维修工的黄耀锋

  黄耀锋,2011年2月6日,被湖南晟通以试用期3500/月,转正后七八千上万的高工资高福利的承诺和诱惑,以车工名义招进湖南晟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晟通)常德事业部,之后分配到晟通控制下的湖南创元铝业有限公司(下称创元),成为创元铝业电解槽机械维修工,负责4个厂房438台电解槽的上部维修。

  其时的黄耀锋并不知道工作环境中的高温、强辐射、氟化物等对身体严重有害,用人单位晟通、用工单位创业亦未告知、警示、培训,更未发放合格防护用品,采取有效防护措施。他每天工作8小时外还要免费加班加点,工资福利则远远低于承诺。(是被迫免费加班,防护)
  

湖南:百强企业卸磨杀驴,职业病工伤患者黄耀锋七年维权无果!!


  这是进厂前段时间,上班之余,黄耀锋还能从事家里的农活

  2012年5月黄耀锋病倒,经医院检查,发现髋关节和脊柱发炎,骶髂骨密度明显增高,两肺纹理增粗增多模糊,他经过短时休养后继续上班。其时黄耀锋热穿棉袄,盖厚棉絮,仍畏寒畏冷,全身疼痛无力,在临床医院多次诊治始终不见好转。
  

湖南:百强企业卸磨杀驴,职业病工伤患者黄耀锋七年维权无果!!


  2013年8月北京求医,北京的大小医院基本都去了,就是不给治疗,看到湖南省职防院的东西都避而不谈、谈而不写,查而不治。
  这是2013.8.28北京求医(穿棉衣的黄耀锋与旁边穿短衣短袖的行人形成鲜明对比)

  2013年3月底,黄耀锋病情加重,基本丧失了工作能力,向厂里请求休假治病。然而黄耀锋在请假看病期间,厂里却卸磨杀驴,以各种理由劝其辞工,甚至故意找人挑起事端,逼其辞工。

  面对黄耀锋日益严重的病情,无奈的家人开始带着他全国各地四处求医,后经多个医院确诊他是氟化氢中毒,得了重度氟骨病,为典型的职业病,但是按照有关规定,职业病须属地诊断、治疗,各地医院按要求不能出具文字确诊报告。
  

湖南:百强企业卸磨杀驴,职业病工伤患者黄耀锋七年维权无果!!


  到处求医的诊疗卡、车费,住院费、邮寄费、整理的病历资料等
  

湖南:百强企业卸磨杀驴,职业病工伤患者黄耀锋七年维权无果!!


  

湖南:百强企业卸磨杀驴,职业病工伤患者黄耀锋七年维权无果!!


  2016年11月广州中医附一住院喂食 + 黄耀锋治疗现场图

  2014年8月20日,湖南省卫生厅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根据黄耀锋家人提供的材料,做出了“工业性氟病观察对象”的鉴定。按照《职业病防治法》和《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职业病“观察对象”也应享受有关待遇,由厂方支付工资和相关费用,安排病人进行治疗、诊断等等,可这原本应该享受的一切对黄耀锋来说却太遥远,晟通集团利用其强大的公司背景和人脉资源设置重重障碍,拒不履责,致使黄耀锋合法诉求无望。

  于是,一场旷日持久、望不到尽头的职业病工伤维权成了黄耀锋及其亲人每日的必修课。

  走不出程序的职业病鉴定

  2013年7月,黄耀锋便开始向湖南省职防院、常德市劳动卫生职业病防治所申请职业病诊断(因为只有经过法定机构诊断为职业病了才算是职业病),除此都不受理。

  12月19日,湖南省职防院职业健康体检中心首席专家肖友立看了黄耀锋的氟骨片后非常震惊,当即打电话要常德市职防所受理诊断。

  12月23日,黄耀锋到了常德市劳动卫生职业病防治所体检,体检报告为“疑似职业性氟病”。

  一周后,黄耀锋申请职业病诊断,可厂方拒不出示职业史证明和其它相关资料,给工厂、安监发函也不理睬。厂方反而把黄耀锋的请假单寄去,企图抹黑黄耀锋逃避责任,现场调查更是说得黑白颠倒。拖到2014年3月常德市劳动卫生职业病防治所才作出了不能作为职业病诊断结论的“观察对象”结论。

  黄耀锋被诊断为“观察对象”后,再去找专家肖友立,企望得到权威解释,然而令人奇怪的是,肖友立竟改口了,说还没达到诊断标准!

  对“观察对象”的诊断结论不服的黄耀锋无奈又申请了市级职业病诊断鉴定,两抽专家,结果说还没排除普通疾病,仍给“观察对象”,专家组组长张玉莲在鉴定会上公开说要通过湖南省卫计委处罚为黄耀锋治病救命、作出过“氟化氢中毒、氟骨症”客观诊断的湘铝医院!

  湘铝医院乃名扬全国的氟骨病治疗研究基地,1985年全国氟骨病治疗现场工作会所,1982年工业性氟病诊断标准制定处,至今全国各地受氟化物危害的工人也来此排氟治疗,是湖南省工伤定点医院!

  对常德市职业病鉴定结论不服,2014年6月,黄耀锋又提起了职业病省级鉴定,然而黄耀锋家属发现有“专家”并不在中毒专家库里,怎么抽也抽不进来,那么它又是怎么到黄耀锋职业病鉴定专家里去的呢?

  鉴定专家做假被发现被揭穿后,湖南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竟拒绝公开专家,连专家鉴定的真实结果也不公开,仍给“观察对象”。一直拖到2015年才给诊断为最低的“氟病I期”,工伤认定“氟中毒”、此后再也不让不断加重病情的黄耀锋晋级。而对家属鉴定造假的质疑,湖南省卫计委卫生监督科某工作人员公开叫嚣:“我就是作假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湖南:百强企业卸磨杀驴,职业病工伤患者黄耀锋七年维权无果!!


  黄耀锋早已是工业性氟病晚期,按《职业病防治法》第47条也该早已诊断为职业病,可新旧拖了两年,才给出不是结论、也不能作为职业病诊断结论的工业性氟病观察对象,无赖,只能申请诊断鉴定。这是2014年6月5日常德市职业病鉴定现场,右边中间穿红色衣服的妇女为鉴定组长张玉莲(长沙市疾控的),在鉴定会上公开说要通过湖南省卫计委处罚给黄耀锋治病排氟了的湘铝医院(湘铝医院,1985年全国氟骨症治疗现场工作会所, GB3234—1982《工业性氟病诊断标准》由该处起草制定,现湖南省工伤定点医疗机构)。

  打不完的职业病维权诉讼

  自2013年底黄耀锋被确定为疑似职业病后,开始找企业支付工资和治病求医费用,该地工业园相关领导亦尝试调处也一直无果。

  2014年底,饱受职业病折磨的黄耀锋以侵权责任案提起诉讼,然法院不受理;

  2016年5月,迫不得已的黄耀锋开始走职业病工伤仲裁、诉讼之路,经其亲人四处奔走呼吁,
  2016年6月12日桃源县人民法院终受理,28日正式立案,【案号(2016)湘0725民初980号】。在此案诉讼中,用人单位晟通集团和用工单位创元继续合演逃避法定职责的双簧大戏:半年试用期满后才与黄耀锋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办理、缴纳五险一金、参加了职业病鉴定、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等的晟通停保,未经仲裁竟诉与黄耀锋无劳动关系和劳动合同关系;与黄耀锋原本没有劳动关系和劳动合同关系的创元未经仲裁亦诉与黄耀锋解除、终止劳动关系。为此2016年9月7日又制造出了所谓的劳动关系案。最终三案合并审理,该案于2018年4月24日在常德市中院结案,【案号(2018湘07民终字142号)】最终确认其劳动关系在晟通。

  然而案号:(2016))湘0725民初980号《工伤保险待遇劳动争议案》却久拖不判,说要等劳动关系案判了再判,黄耀锋多次申请先予执行法院不理,结果一纸撤销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书通知下达;桃源县人民法院在劳动关系案尚未结案的情况下,却又于2018年3月28日匆匆开判,结果又把黄耀锋劳动关系判在早已关停了的用工单位创元。至此黄耀锋如同爬上了山顶之后一下又跌落了谷底。

  2018年4月11日黄耀锋将《工伤保险待遇案》上诉到常德市中院,(案号:(2018)湘07民终749号),与一审一样,仅仅是换了用人单位,把病人黄耀锋在社会保险机构与用人单位之间踢来踢去!

  因工伤保险待遇涉及伤残等级认定等等,常德市有关部门不客观认定,原本二级伤残定十级伤残!拖到2017年底常德市劳鉴委才客观认定“壹级伤残,完全护理依赖”,然而用人单位晟通、用工单位创元不服认定,申请省级鉴定走完后又四处投诉常德市人社局、市劳鉴委,其时劳动能力鉴定书早已生效;然晟通、创元居然找到常德市市长曹立军、副市长陈恢清签字撤销,由常德市优化办黄立政牵头,并找到常德市职防所鉴定专家张国清做了一个“调查结果”,常德市劳鉴委唯上、唯批示是从,竟据此于2018年3月22日下发了一纸毫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的《撤销通知》。行政干预和权力干预又致黄耀锋不得不打撤销早已生效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书的行政诉讼,又是一审、二审、又是裁定不立案。把病人黄耀锋在及其亲人在各级法院之间绕来绕去。
  

湖南:百强企业卸磨杀驴,职业病工伤患者黄耀锋七年维权无果!!


  劳动能力鉴定重复职业病的诊断鉴定之路。2015年6月黄耀锋劳动能力鉴定时,肺功能检测FVC:27,89,FEV1:26.26;FEV1/FVC:23,66,重度肺功能损伤,丧失劳动能力几年了,按《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GB/T 16180-2014》第5页第28项可判定二级伤残(见市劳动能力鉴定表),可劳动能力鉴定却还是要正常上班的伤残十级,因鉴定专家没明确结论,该写的肌力损伤没写,该下的肺功能损伤没下。省级鉴定逼着病人做了两千多元不必要的检查,骨片照了一个多小时、42张!

  2018年8月9日,濒于绝望的黄耀锋向湖南省高院申请了再审,10月11日高院认定常德市劳鉴委的组建单位常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是适格主体”,作出“撤销通知”的行为“不是行政行为”裁定驳回。无奈的黄耀锋及其亲人向省长反映,然省里推回至当地佘家坪乡乡里解决。

  七年来,在职业病诊断、鉴定、劳动能力鉴定的路上,黄耀锋单是程序就走了15次,整整6年,照氟骨片128张,申诉材料足已装订成几部大书,历尽了磨难与曲折。他走过的每一步都如坐“过山车”一样,那么令人揪心,又是那么令人绝望。

  根据我国法律的有关规定:“劳动鉴定是依据国家鉴定标准判定伤、病职工劳动能力、伤残程度的工作,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企业和个人的干涉”。然常德市有关领导、常德市优化办此举明显涉嫌存在以权代法、干预行政的行为。湖南晟通集团利用自己强大的公司背景和人脉关系资源和中毒职工黄耀锋就这样不断拖、磨,打了近6年的官司,致使其陷入了望不到尽头的诉累。

  众所周知,一个职业病患者它的生命是倒计时计算,黄耀锋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一天比一天严重,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试想这7年中毒职工黄辉锋要承担怎样的心理、生理上的折磨和痛苦?作为一个百强企业,晟通集团它的职业道德何在?良心何在?社会责任心何在?社会的公平正义又何在?望常德市有关部门尊重法律和事实,望晟通集团以人为本,扛起责任,就黄耀锋之合法诉求依法予以切实解决!